外科医生的"飞刀"尴尬:是救命稻草还是飞来一刀

发布日期:2020-02-05 11:4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前不久,山西某医院的一起手术引发高度关注。从北京天坛医院来到该医院对患者进行神经外科支架植入手术的医生,在收取患者家属准备的1万元现金时,被家属录像并举报。涉事医生和该医院帮忙收钱转交的医生均被停职。

      值得关注的是,这1万元是医患双方协商好的付给从外院约请的专家的劳务费,也即通常所说的“飞刀费”,但患者家属以医生收红包为由进行了举报。由此,关于飞刀医生的讨论再次火热。何为飞刀医生?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前主任委员郭树忠曾撰文指出,医生利用周末或者休息时间,飞往外地,或者驾车行驶数小时到其他地方做手术,这就是所谓的“飞刀”。

      医生收取“飞刀费”肯定是不合法的,但不少网友对医生表示支持。他们认为患者省去舟车劳顿和异地就医的花费,且与医生就费用数额协商一致,手术成功后却倒打一耙,可能使得更多医生不敢再“飞刀”;也有人坚决反对医生的行为,认为其非法行医,金钱才是主诉求。

      飞刀究竟是医生赚钱的途径,还是患者救命的希望?这并非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在医疗资源不均衡的现实条件下,飞刀医生在一段时间仍会存在。那么,医生、患者、医院应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

      是救命稻草还是飞来一刀

      和一些拥有成功飞刀经验的患者一样,北京的小屈十分理解飞刀手术的行为,她痛斥山西飞刀事件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小屈曾经请过一位飞刀医生为自己手术,并且心甘情愿地花了5000元飞刀费。

      去年,小屈因为中毒胰腺炎伴急性肝损伤去自己家附近的二甲医院就诊。当时,医生给她提供了微创手术摘胆+ERCP(经内镜逆行性胰胆管造影术)取石、腹腔开放式手术摘胆+剪开胆管取石两种方案。但是,前者要剪掉括约肌,未来十几年都有消化液反流进胰腺的风险;后者因小屈本人较胖,脂肪液化、反复溃烂的风险不小,且恢复时间较长。最终,两种方案都被排除。

      由于主治医生经常去三甲医院学习,就将小屈的案例同三甲医院专家进行了沟通。北京市一家三家医院的肝胆外科主任是全国为数不多的能够执行手术方案的医生之一。于是,这位主任给小屈做了手术。

      小屈介绍说,在胰腺炎被控制住,她确定可以手术后,这位主任给她做了手术。术前沟通时,他和二甲医院的主治医生共同向小屈强调,尽管手术危险等级不算很高,但手术难度较大,仍存在术中开腹的可能性。在手术告知单上,小屈和二甲医院的主治医生一起签了字。小屈认为,如果出现责任风险,较大程度上还是要由住院的二甲医院来承担的。

      小屈给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算了一笔账:在二甲医院住院费用报销比例最高可达92%,三甲医院则为85-87%。她的整体医疗服务费用在二甲医院报销前为5万元左右,在三甲医院要达到6-7万元。更何况,她听说和她一样情况的病人在摘胆手术后出现脂肪液化情况,在医院住了5个月,花了近20万元。

      除了经济上的节省,时间成本和便利程度也是她考虑的重点。“我在大城市生活,医疗资源已经相对丰富,但看病也不是件简单事。胆源性胰腺炎的棘手之处,在于胰腺问题解决后必须尽快手术,否则很容易复发,到时情况会更严重。如果我去三甲医院,预约挂号、排期住院、排期手术,时间不会像飞刀这样及时。”小屈说,只要飞刀的费用在病人认可的范围内,就是合情理的。

      不过,她也明白,飞刀看病本身脱离制度保障,会有一些实际的困扰。她希望医疗资源能尽快均衡,医生待遇也提高一些。“比较偏远的地区,医生说不能治了,让你去北京或者去上海治疗的有的是。北京各大医院门口排队的那些人,大家看到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太辛苦了,如果当地有那个条件谁来这里受罪啊?”

      但并不是所有飞刀患者都像小屈一样幸运。不少医生都曾表达过,手术成功是概率事件。再简单的手术也有失败机率,这样的机率一旦落在飞刀手术上,后果往往更加严重,处理也更加复杂。

      老杨今年60多岁了。这个月,他刚刚在海南省一家新开的医院进行了腰间盘突出手术。家人和他与医院协商一致,邀请了一位上海的医生“飞刀”,没想到手术引起了严重的并发症,老杨大小便都失禁了。

      根据我国现行的有关规定,医师跨省进行多点执业备案,需向批准该机构执业的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申请增加注册。如医生未按当地规定登记备案多点执业,则为非法行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