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科醫生的夜班12小時:醫生很忙,兒科很“荒”

发布日期:2019-10-0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原標題:兒科醫生的夜班12小時:醫生很忙,兒科很“荒”

    “寧看十男,不看一婦,寧看十婦,不看一兒。”在醫療圈,這句俗語經常被兒科醫生拿出來調侃自己。

    近年來,“兒科醫生荒”經常成為輿論熱議的話題,醫生馬不停蹄,家長大排長龍,已成為不少兒科門診的常態。

    近日,記者走訪了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以下簡稱“兒研所”),記錄了一位夜班急診醫生的12小時。

    后半夜的兒科急診室:

    凌晨一點患者仍大排長龍

    對於一名已經工作了12年的急診醫生來講,高強度的夜班急診,早已成為生活中的常態。

    凌晨1點,37歲的兒研所主治醫師呂芳已經工作了5個多小時。她從前一晚7:50坐到這間診室開始,已連續問診了近30名患兒,甚至未曾起身去過洗手間。

    “寶寶哪裡不舒服呀?”面對無法清晰表達自己病情的孩子,呂芳接診后,都會一一細致耐心地對孩子進行問診、查體。摸摸孩子的肚子、用聽診器聽一聽心肺是否有異常、檢查孩子咽部狀況……

    在事無巨細的檢查之外,她還會關注到孩子身上的一些細節,和患兒親近與溝通。

    凌晨2:00,面對一個發燒的患兒,呂芳看到孩子手臂上有殘留的水彩痕跡。“你今天是不是畫畫了呀?寶寶真棒,真有才,來張嘴給阿姨看看,啊——”

    一邊是診室裡的通宵達旦,另一邊則是候診區裡的大排長龍。后半夜1點多的兒研所急診大廳裡,仍然人頭攢動,候診區的椅上坐滿了從全國各地帶孩子來看病的家長,機器的叫號聲、孩子哭鬧聲、家長哄娃聲此起彼伏。

    當晚,和呂芳一起出夜班急診的還有5名醫生,面對兩三百個夜間急診患兒,呂芳和她的同事們一刻不敢停歇。不過,即便這樣,診室外焦急等待的家長們,依然不時抱怨:醫生太少,叫號太慢。

    近年來,“兒科醫生荒”時不時就能成為輿論討論的話題,供需之間所存在的巨大的缺口,投射到醫院,就是每一名兒科醫生高強度的工作壓力。

    高強度的兒科醫生:

    一晚最多要看百名患兒

    這樣高強度的夜班,呂芳每4天就要經歷一次。

    在呂芳的電腦屏幕上,可以隨時看到候診患者的數量。隨著時間逐漸走向黑夜,屏幕上的數字也在不斷增加,在22:15時,電腦屏幕上的數字為33,而到了后半夜1:30,這個數字已經上升到了47。

    凌晨4:42,在呂芳的電腦顯示器上,等待患者的數量終於來到了“0”,她也終於可以舒一口氣,起身去了接了一杯水,去了一次洗手間。這是她連續工作近9小時后,第2次起身離開診室。

    不過,休息隻持續了20分鐘,到了凌晨5點剛過,急診大廳的廣播裡又想起叫號聲。窗外的天空已經透亮,夜班的呂芳重新投入工作,急診大廳陸續迎來早上來看病的孩子。

    清晨8:00,醫院新一天的門診已經開始,呂芳看完了她這個夜班最后一個號。整理好桌上的病歷,和白班醫生做了工作交接,呂芳的這個夜班算是正式結束。

    從晚上7點50分接班,到第二天早晨7點50交班,12個小時的夜班急診,兒研所的4個急診診室共接診283名患兒,呂芳一共接診了56個孩子,平均12分鐘左右就要接待一名。

    呂芳解釋,這樣的工作強度相對來說已經算輕鬆。

    “現在還只是兒科疾病的淡季,在冬天流感高發期,一個急診醫生一晚甚至要看超過100個患者。我們辛苦點,也是想讓孩子少受罪,讓門外的家長少著急。”呂芳說。

    醫者自述:

    工作與生活要如何平衡?

    常年在醫院和孩子們打交道的呂芳,回到家后也有自己的兩個孩子要照顧。由於兒科醫生的職業特點,工作壓力大、與家人聚少離多總是不可避免。

    呂芳的兒子今年6歲,女兒今年才2歲。而孩子們的爸爸,也是一名急診醫生。這晚,當呂芳值夜班的同時,孩子們的爸爸也正在另一家醫院出夜班急診。而每當夫妻同時出診,呂芳的兩個孩子隻能交給兩方老人輪流照顧。

    “上有老下有小,而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一方面覺得對不起孩子,沒有時間多陪伴他們,另一方面也覺得對不起父母,讓他們平添奔波。”呂芳說,每一個有醫生的家庭都有各種各樣的困難,但面對醫院裡這麼多孩子,也唯有堅持。

    12年前,呂芳從醫學專業畢業后就來到兒研所工作,執業這麼多年,呂芳不願意多提自己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嚴重“失衡”。在她看來,這是每個醫生家庭的常態,更何況自己的家庭裡有兩個急診醫生。

    對於夜班,呂芳覺得給自己更大挑戰的是生物鐘的調整,以及夜班裡的身體困倦與精力專注之間的抗衡。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